抬头找下限,低头捡节操。

http://music.163.com/#/song?id=20715635




Sanctus Espiritus insanity is all around us

圣哉!与我同心!助我们冲破这危急时刻

Sanctus Espiritus! Sanctus Espiritus! Sanctus Espiritus!

圣哉!与我同心!愚昧腐朽令我们寸步难行

In my darkest hours I could not foresee

在最黑暗的时刻

That the tide could turn so fast to this degree

严峻的形势让我始料未及

Can't believe my eyes

我不敢相信 自己的眼睛

How can you be so blind?

你们是如此的

Is the heart of stone, no empathy inside?

铁石心肠!

Time keeps on slipping away and we haven't learned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们不曾察觉

So in the end now what have we gained?

直到最后 依然两手空空

Sanctus Espiritus, redeem us from our solemn hour

圣哉!与我同心!帮我们冲破这危急时刻

Sanctus Espiritus, insanity is all around us

圣哉!与我同心!愚昧腐朽令我们寸步难行

Sanctus Espiritus, is this what we deserve,

圣哉!与我同心!难道我们罪有应得?

can we break free from chains of never-ending agony?

我们能否冲挣脱苦无尽的束缚?

Are they themselves to blame, the misery, the pain?

他们可曾自取灭亡? 为自己带来磨难与痛苦

Didn't we let go, allowed it, let it grow?

我们可曾纵容黑暗? 默许罪恶 养狼为患

If we can't restrain the beast which dwells inside

如果我们无力回天 潜伏在暗处的魔鬼

it will find it's way somehow, somewhere in time

会走出阴影 开始杀戮

Will we remember all of the suffering

我们能刻骨铭心地牢记承受过的苦难吗?

Cause if we fail it will be in vain

一旦我们失败 一切都徒劳无功

Sanctus Espiritus, redeem us from our solemn hour

圣哉!与我同心!帮我们冲破这危急时刻

Sanctus Espiritus, insanity is all around us

圣哉!与我同心!愚昧腐朽令我们寸步难行

Sanctus Espiritus, is this what we deserve,

圣哉!与我同心!难道我们罪有应得?

can we break free from chains of never-ending agony?

我们能否挣脱痛苦无尽的束缚?

 

 

Sanctus Espiritus, redeem us from our solemn hour

圣哉!与我同心! 帮我们冲破这危急时刻

Sanctus Espiritus, insanity is all around us

圣哉!与我同心! 愚昧腐朽令我们寸步难行

Sanctus Espiritus, is this what we deserve,

圣哉!与我同心!难道我们罪有应得?

can we break free from chains of never-ending agony?

我们能否挣脱痛苦无尽的束缚?

Sanctus Espiritus, redeem us from our solemn hour

圣哉!与我同心! 帮我们冲破这危急时刻

Sanctus Espiritus, insanity is all around us

圣哉!与我同心! 愚昧腐朽令我们寸步难行

Sanctus Espiritus, is this what we deserve,

圣哉!与我同心!难道我们罪有应得?

can we break free from chains of never-ending agony?

我们能否挣脱痛苦无尽的束缚?

 


据说背景男声丘吉尔的二战演讲。

今晚,我要借此机会向大家发表演说,因为我们已经来到了战争的关键时刻
今天凌晨4时,希特勒已进攻并入侵俄国。既没有宣战,也没有最后通牒,但德国炸弹却突然在俄国城市上空象雨点般地落下,德国军队大举侵犯俄国边界。一小时后,德国大使拜见俄国外交部长,称两国已处于战争状态。但正是这位大使,昨夜却喋喋不休地向俄国人保证,德国是朋友,而且几乎是盟友。
希特勒是个十恶不赦、杀人如麻、欲望难填的魔鬼,而纳粹制度除了贪得无厌和种族统治外,别无主旨和原则。它横暴凶悍,野蛮侵略,为人类一切形式的卑劣行径所不及。
它的残酷行为和凶暴侵略所造成的恶果超过了各式各样的人类罪行。在过去二十五年中,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始终一贯地反对共产主义。我并不想收回我说过的话。但是,这一切,在正在我们眼前展现的情景对照之下,都已黯然失色了。过去的一切,连同它的罪恶,它的愚蠢和悲剧,都一闪而逝了。我看见俄国士兵站在祖国的大门口,守卫着他们的祖先自远古以来劳作的土地。我看见他们守卫着自己的家园,他们的母亲和妻子在祈祷——呵,是的,有时人人都要祈祷,祝愿亲人平安,祝愿他们的赡养者、战斗者和保护者回归。
我看到俄国上万的村庄,那里穿衣吃饭都依靠土地,生活虽然十分艰辛,那儿依然有着人类的基本乐趣,少女在欢笑,儿童在玩耍。我看见纳粹的战争机器向他们碾压过去,穷凶极恶地展开了屠杀。我看见全副戎装,佩剑、马刀和鞋钉叮当作响的普鲁士军官,以及刚刚威吓、压制过十多个国家的、好诈无比的特工高手。我还看见大批愚笨迟钝,受过训练,唯命是从,凶残暴忍的德国士兵,象一大群爬行的蝗虫正在蹒跚行进。我看见德国轰炸机和战斗机在天空盘旋,它们依然因英国人的多次鞭挞而心有余悸,却在为找到一个自以为唾手可得的猎物而得意忘形。在这番嚣张气焰的背后,在这场突然袭击的背后,我看到了那一小撮策划、组织并向人类发动这场恐怖战争的恶棍。
于是,我的思绪回到了若干年前。那时,俄国的军队是我们抗击同一不共戴天的敌人的盟军,他们坚韧不拔,英勇善战,帮助我们赢得了胜利,但是后来,他们却完全同这一切隔绝开了——虽然这并非我们的过错。
我亲身经历了所有这一切,如果我直抒胸臆,感怀旧事,你们是会原谅我的。但我必须宣布国王陛下政府的决定,我确信伟大的自治领地在适当时候会一致同意这项决定。然而我们必须,必须立即宣布这项决定,一天也不能耽搁。我必须发表这项声明,我相信,你们绝不会怀疑我们将要采取的政策。
我们只有一个目标,一个唯一的、不可变更的目标。我们决心要消灭希特勒,肃清纳粹制度的一切痕迹。什么也不能使我们改变这个决心。什么也不能!我们决不谈判;我们决不同希特勒或他的任何党羽进行谈判。我们将在陆地上同他作战;我们将在海洋上同他作战;我们将在天空中同他作战,直至借上帝之力,在地球上肃清他的阴影,并把地球上的人民从他的枷锁下解放出来
任何一个同纳粹主义作斗争的人或国家,都将得到我们的援助。任何一个与希特勒同流合污的人或国家,都是我们的敌人。这一点不仅适用于国家,而且适用于所有那些卑劣的、吉斯林之流的代表人物,他们充当了纳粹制度的工具和代理人,反对自己的同胞,反对自己的故土。这些吉斯林们,就像纳粹头目自身一样,如果没有被自己的同胞干掉(干掉就会省下很多麻烦),就将在胜利的翌日被我们送交同盟国法庭审判。这就是我们的政策,这就是我们的声明。
因此,我们将尽力给俄国和俄国人民提供一切援助。我们将呼吁世界各地的朋友和盟友采取同样的方针,并且同我们一样,忠诚不渝地推行到底。
我们已经向苏俄政府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可能对他们有用的技术援助和经济援助。我们将日以继夜地、越来越大规模地轰炸德国,月复一月地向它大量投掷炸弹,使它每一个月都尝到并吞下比它倾洒给人类的更加深重的苦难。
值得指出的是,仅仅在昨天,皇家空军曾深入法国腹地,以极小损失击落了28架侵犯、玷污并扬言要控制法兰西领空的德国战斗机。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我国空军的扩充将加速进行。在今后6个月,我们从美国那儿得到的援助,包括各种战争物资,尤其是重型轰炸机,将开始展示出重要意义。这不是阶级战争。这是一场整个大英帝国和英联邦,不分种族,不分信仰,不分党派,全都投入进去的战争。
希特勒侵略俄国仅仅是蓄谋侵略不列颠诸岛的前奏。毫无疑问,他指望在冬季到来之前结束这一切,并在美国海军和空军进行干涉之前击溃英国。他指望更大规模地重演故伎,各个击破。他一直是凭借这种伎俩得逞的。那时,他就可以为最后行动清除障碍了,也就是说,他就要迫使西半球屈服于他的意志和他的制度了,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的一切征服都将落空。
因此,俄国的危险就是我国的危险,就是美国的危险;俄国人民为保卫家园而战的事业就是世界各地自由人民和自由民族的事业。
让我们从如此残酷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吧!在这生命尚存,力量还在之际,让我们加倍努力,团结一心打击敌人吧!

评论
 

© 蛋啊蛋的光🎡 | Powered by LOFTER